9.0

2022-09-01发布:

中文有码在线中文无码徐峥们托起上海影视圈

精彩内容:

封面圖 | 《我不是藥神》劇照

文|風馬牛 (微信公衆號:馮侖風馬牛)

01

上海老板徐峥

不得不承認,幾次「命題作文」徐峥都完成得不錯。

徐峥越來越像上海影視新勢力的代言人了。

那時候上海話劇圈流傳著一種說法,沒看過徐峥的話劇,不能算去過上海。2000年,那部讓徐峥一夜成名的《春光燦爛豬八戒》也是東方衛視(當時還叫上海衛視)投資和播出的。

如果做個統計,不難發現徐峥的從影生涯裏扮演最多的角色類型就是生意人、小老板,而且很多以上海爲背景城市。只要有機會,他都會在自己的作品裏飚幾句上海話。

這一身份的便利之處在于,直抵戲眼。在金錢面前很多問題迎刃而解,但隨之而來的是與錢有關的困境:利益與道德的選擇,金錢和感情的抉擇。這類主題正中現代人焦慮下懷:錢不是萬能的,但沒錢又萬萬不能。

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影視作品裏最具代表性的男性形象有兩種:要麽是插科打诨的北京老炮兒,荷爾蒙洶湧,視錢財如糞土;要麽就是港台偶像劇裏的霸道總裁,帥氣多金且只愛你,懸浮在雲端。

《孽債》劇照

從戲裏到戲外,徐峥都以一幅精明形象示人。《人在囧途》時徐峥只是演員,但對題材興趣濃厚,于是另起爐竈,自導自演第二部《泰囧》;拍攝《泰囧》時,面對新人導演徐峥,光線老板王長田依然承諾獎勵給他 10% 利潤分成;到了第叁部《港囧》,徐峥已經奪回主動權,成立自己的公司新樂道,跻身第一投資方。

《十叁邀》其中一期采訪徐峥,面對許知遠遞出的「理想向現實低頭」的話鋒,徐峥從不接招。有條彈幕評價:一副精致利己主義者的嘴臉。

02

滬上影視勢力崛起

《泰囧》之前,徐峥經曆過另一個轉折。

這裏要先介紹上海兩家重要的影視公司:SMG 尚世影業和橙天娛樂。前者成立于2007 年,是上海文廣旗下全資內容制作出品公司,《蝸居》即出自這家公司之手;後者成立于 2005 年,2007 年收購香港老牌影視公司嘉禾電影,改名橙天嘉禾。

宋思明的扮演者張嘉譯是陝西人。但上海人民有多愛他呢?他是獲上海白玉蘭獎提名最多的男演員,一共六次。張嘉譯多次感謝過上海:「上海才是我的福地」「每次來到上海,其實我就是回家了。」

張嘉譯最早混迹于西安電影制片廠,後來去北京發展,依然寂寂無名,直到 2009年在《蝸居》裏走紅,成爲大器晚成的典範。張嘉譯是 SMG 尚世影業的簽約藝人,尚世影業是上海文廣旗下全資子公司,這麽看來,張嘉譯確實是上海影視圈的「自己人」。

《蝸居》這部尺度極大、爭議極大的作品,投資方就是尚世影業,播出平台也在東方衛視,後來,張嘉譯接連出演東方衛視的《浮沉》《懸崖》《心術》《一仆二主》,收視率都不錯,成爲尚世影業的頭牌,也難怪他把上海當福地。

在這個階段,張嘉譯與徐峥産生了一次交集。

《夜·店》是一部小成本黑色幽默電影,以上海深夜一家便利店爲故事發生地。主演中除了張嘉譯,還有一位是從東方衛視選秀出來的喬任梁,他也是上海本地人。

在這一階段,尚世影業和橙天娛樂兩家成立不久的上海影視工作合作頗爲密切,互利互惠,在對方投資的作品裏加塞自己旗下的藝人,壯大了上海影視圈的聲勢。

但這還不夠。

2005 年,發生了一件對京滬影視圈産生了長遠影響的事。華誼王牌經紀人王京花出走,加入剛成立的橙天,不僅對華誼來說是一次重大震蕩,也將陳道明、胡軍、夏雨等一大批藝人輸送到上海,將北京影視圈的人際關系網帶到上海,俨然北京和上海影視圈的一次大串聯。

不僅是橙天,尚世影業和其背後的上海文廣也是巨大受益者。

2011 年熱播的《甄嬛傳》可以算京滬影視圈最成功的一次合作。除了樂視,北京電視藝術中心與尚世影業同爲投資方,背後是北京電視台和上海廣電集團的合力。《甄嬛傳》導演是北京台出的鄭曉龍,首播則放在東方衛視。

《叁十而已》裏王漫妮住的河濱大樓,是上海網紅打卡地

上海影視圈最生猛的力量還是來自正午陽光。接連推出《父母愛情》《歡樂頌》《琅琊榜》後,正午陽光被業界稱爲「爆款制造機」,2016 年,華人文化産業基金投資正午陽光,成爲其第一大股東。

華人文化的發起人是黎瑞剛,是滬上影視圈的真正大佬。 與張黎一南一北,都稱「黎叔」。

徐峥從上海戲劇學院畢業的 1994 年,黎瑞剛也從複旦大學新聞系畢業,進入上海電視台做編導工作,2002 年上任上海文廣集團( SMG )總裁,直到 2015 年離開體制,專注成爲投資人,運營自己的華人文化基金,投資了衆多影視文化項目。

03

香港影人的上海情結

笑果文化是海派喜劇的新陣地,內容創作上主要是對都市生活和年輕文化的觀察和吐槽,是繼周立波的海派清口之後,得以與北方喜劇抗衡的一股新力量,對上海文藝界來說是樁好事。

新聞顯示,今年 1 月徐峥就走馬上任了。

蘭心大劇院屬于上海文廣演藝中心旗下的一個演出板塊,演藝集團又隸屬上海文廣集團( SMG )。繞來繞去,還是這個圈子。

這已經是香港導演許鞍華第叁次向張愛玲示愛。前兩部《傾城之戀》和《半生緣》口碑尚可,但這部《第一爐香》因選角失誤和宣發文案風格跑偏,青春疼痛文學的氣息撲面而來,還未上映已經被網友噴成篩子。

據說選角時,王家衛的首要條件是,演員會說上海話,于是叁位主演——胡歌、馬伊琍、唐嫣,啓用了一水兒的上海本土演員,電影也得到上影集團的大力支持,成爲投資方之一。電影版《繁花》將成爲《花樣年華》《 2046 》之後王家衛的「上海叁部曲」的第叁部。順帶說一句,王家衛也是歡喜傳媒的股東,與徐峥同列。

在此之前,上影集團也力捧過另一位本土作家王安憶。2005 年,王安憶獲獎作品《長恨歌》由上影集團和英皇投資,以舊上海爲背景。上影集團寄予厚望,列爲重點項目,請來香港導演關錦鵬執導,鄭秀文主演,希望重現當年張曼玉《阮玲玉》的輝煌。

香港影人對上海總是偏愛有加。多年前,出演過《上海灘》的周潤發談及這一點,提到一個重要原因:TVB 老板邵逸夫就是上海人,所以香港電影等于是一大撥老上海電影人來經營。

70 年代,從 TVB 出走的鄒文懷自立門戶,創辦嘉禾影業,這位鄒老板雖然出生香港,但畢業于上海聖約翰大學,還在《申報》當過記者,與邵逸夫一樣,同樣對上海滿懷鄉情。香港這兩家老字號影視公司老板與上海的緣分,毫無疑問加深了兩地影視圈的連接。

香港回歸的獻禮電影《鴉片戰爭》由嘉禾投資,謝晉執導

04

「根植在自己的土壤裏」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京圈」影視作品的崛起有叁個要素,內容生産 平台 資本。內容生産是重中之重。

王朔攢局的「海馬影視創作中心」集結了一大批作家:除了王朔,還有馬未都、莫言、海岩、蘇童、劉恒、劉震雲、魏人、史鐵生等等,成爲內容生産的主力。早期的經典電視劇《渴望》《編輯部的故事》《北京人在紐約》,再到風靡一時的海岩劇和馮小剛賀歲電影,百花齊放,都是這幫人鼓搗出來的。

這兩位極具爭議的 80 後作家,也彙流爲近十年上海影視圈的重要分支。

韓寒文藝,小四奢華。相比上海小鎮青年韓寒總是心系「山河湖海」,從四川小城趕來朝拜的郭敬明似乎對上海愛得格外深沉。他的每一部作品,一眼看去是俊男美女談情說愛,本質上都是郭敬明寫給上海的一封封情書。《小時代》是郭敬明眼中的上海,紙醉金迷,但大多上海人不屑一顧,認爲只拍出上海的皮毛而底蘊全無。

但這無關緊要。重要的是,郭敬明過上了夢想中的生活,在自己的上海豪宅裏,把自己的人生過成了《小時代》。

上海求賢若渴。

2004 年,上海市文化人才認證工作指導委員會成立,這些年爲上海源源不斷引入從業者,最近的是楊超越;上海作協實施了《上海青年作家「531」培養計劃》,目標是用五年時間,分叁個梯隊,建立 100 人以上的青年作家方陣。

2017 年,上海再次印發《關于加快本市文化創意産業創新發展的若幹意見》,開篇就認證了文化産業的重要意義:

文化是城市建設的靈魂和根基,是提升城市吸引力、競爭力、影響力和軟實力的核心要素。文化創意産業是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重要支柱産業,是推動上海創新驅動發展、經濟轉型升級的重要動力。

前幾年,胡歌爲一場新聞發布會站台。當年《婆婆媳婦小姑》的編劇王麗萍設立「上海王麗萍影視工作室」,也是爲了響應上海發展影視文化事業:「爲鼓勵更多藝術家在上海創作,把作品留在上海,寫上海,拍上海,繁榮上海文藝。」

王麗萍是胡歌的貴人,在胡歌瓶頸期時力邀胡歌加盟自己的編劇作品,一起合作過叁部戲。上海籍演員胡歌當場呼籲:「作爲一個本土演員,我覺得這是在向北漂、橫漂的上海演員發出一個訊息,我們有自己的土壤了,大家回來吧,植根在自己的土壤裏。」

不知道馮小剛會不會在心裏默念《甲方乙方》裏那句台詞:

1997 年過去了,我很懷念它。

圖片來自網絡

本篇作者 | 彭彭 主編|王滔

編審|陳潤江 顧問|王淑琪 中文有码在线中文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