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1发布:

yw尤物跳转接口点击进入网页要求“退钱”的北野武,在搞笑的言语风格背后,是冷酷的电影艺术

精彩内容:

此次東京奧運會的開幕式,引來了不少網友的調侃、吐槽。

而日本導演北野武,要求主辦方“退錢”,並直呼“丟臉死了,我以後都不敢出國了”的采訪片段,也在網絡上備受熱議。

這般嬉笑不羁的言語,從北野武的口中說出來,其實並不值得意外。

早年的北野武,是一名漫才演員(“漫才”是一種類似于相聲的語言類喜劇節目)。多年來,職業生涯的反複打磨,造就了北野武诙諧、幽默的語言風格,同時也造就了他喜歡調侃“熱點時事”的性格。

早年,北野武對“東京電視台”堅持播放動畫片的做法,進行了犀利吐槽,結果造就了一個“名梗”。而當年川普上任時,北野武的調侃,也在網絡上引起了不少人的熱議。

其實,除了是一名漫才演員,北野武還是一名優秀的電影導演。

但有趣的是,在漫才的表演舞台上,北野武言語幽默,靠喜劇給觀衆們帶來歡樂。可是到了電影的鏡頭之中,北野武卻畫風突變,展露出了一股冷酷、暴力的別樣風格。

而北野武這股冷酷、暴力風格的起點,便是源自于1989年的警匪動作片《凶暴的男人》

這部《凶暴的男人》是北野武的導演處女作。該片在策劃之初,原定的導演人選其實並非北野武。可是,一場突發的矛盾,將北野武推上了導演的位置,而他的電影人生,也因爲這部作品,走向轉折。

意外成爲導演的北野武

1975年,北野武以漫才演員的身份,登上了“日本朝日電視台”的《敵對大爆笑》,在這個節目中的出色喜劇表現,讓北野武迅速走紅。

走紅之後,北野武決定留在電視台工作。80年代前中期,北野武開始在“日本富士台”擔任編導、演員,爲電視台創作爆笑小節目、廣播劇等作品。

在電視台工作期間,北野武結識了制片人森昌行,這個人對北野武的事業發展,有著不小的影響。

在電視台獲得了一定的觀衆市場之後,森昌行建議北野武,成立工作室,獨立運營自己的演藝事業。而森昌行也成爲了“北野武工作室”的重要成員。

獨立發展事業的北野武,開始逐漸突破電視台的束縛,走入電影大銀幕。大島渚的《戰場上的快樂聖誕》、高倉健的《夜叉》裏,北野武都有出色的表現。

1988年,北野武受到邀請,擔任了電影《凶暴的男人》的男主角,該片原定的導演是深作欣二。影片在拍攝之初,因爲時間安排上的問題,“北野武工作室”與導演深作欣二産生了矛盾、沖突。

當時的北野武,喜劇事業正紅,一天要趕好幾個通告,在電影片場、電視台來回穿梭。而導演深作欣二,則希望演員安安靜靜地留在現場,配合電影的拍攝。

一個是極具市場流量的人氣演員,一個是實力雄厚的老牌名導,投資商在反複權衡之下,站在了“市場流量”這一邊。而深作欣二導演,也一氣之下選擇了卸職、退出。

深作欣二退出之後,北野武在制片人的支持之下,坐上了導演的位置,開始嘗試自導自演。

北野武入手了《凶暴的男人》的拍攝後,對電影劇本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編。影片編劇野澤尚,看到自己的作品被改得面目全非,便要求劇組除去自己的編劇署名。

但出于對編劇工作的尊重,《凶暴的男人》完成拍攝後,還是保留了野澤尚的編劇署名。

在北野武的大幅度改變之下,這部《凶暴的男人》變成了一部怎樣的作品?接下來,我們就一起聊一聊這部電影的故事。

冷酷的警匪電影

涼介(北野武飾演)是一個疾惡如仇、手段粗暴的“警探”。這一天,涼介接手了一起“凶殺案”,“死者”是一名“毒販”。

因爲涉及到“毒品”,所以涼介與“緝毒組”的叁位同事,一起展開調查行動。

涼介的搭檔“菊池”,是一名剛入職的新手,也參與了這起案件的調查。五人根據線報,對一名疑犯進行抓捕。豈料,疑犯武力抵抗,打傷了其中一名探員,之後逃離現場。

看到同事受傷,憤怒的涼介,驅車追趕疑犯,並開車將疑犯撞到,還對倒地的疑犯拳打腳踢。

由于涼介的辦案手法過于殘暴,“緝毒組”的同事十分看不順眼,于是兩隊人馬的合作也就此終止。

經過一番審訊,涼介從疑犯口中,得知了兩個線索人物——橋爪、森川。

橋爪、森川也是兩名“毒販”,涼介、菊池根據線索,在一家酒吧抓住了二人。一番拳腳教訓之後,橋爪、森川說出了真相。

原來,橋爪、森川二人的大哥仁藤,跟一位“警探”合作,一起“販毒”。之前凶案裏的“死者”,知道了這位“警探”的身份,想要敲竹杠,結果招來殺身之禍。

逼問之下,橋爪、森川說出了這位“警探”的身份,他就是岩城。橋爪、森川的回答,讓涼介十分震撼。因爲岩城是涼介的好朋友。

得知真相後,涼介放走了橋爪、森川,並告誡菊池,暫時不要把酒吧的事情說出去。

泄露了大哥仁藤的秘密,橋爪、森川自知大禍臨頭,于是二人決定跑路。在跑路之前,二人找到了岩城,想要以“岩城的秘密身份”爲要挾,詐取一些跑路經費。

交談之下,岩城知道了酒吧的事情,于是他決定找好朋友涼介談一談。

在一家咖啡館,岩城詢問涼介打算怎麽辦,疾惡如仇的涼介,選擇了沉默。離開咖啡館之後,岩城便失蹤了。數日後,他的“屍體”被人發現。

葬禮上,上級認爲岩城是“畏罪自殺”,但菊池、涼介卻認爲,這背後另有蹊跷。涼介、菊池再度對案件展開調查。結果,涼介發現,之前的橋爪被人滅了口,而森川則不知去向。

涼介、菊池一番追查,找到了躲起來的森川。夜裏,涼介獨自來找森川,想要了解情況。

原來,那日在酒吧泄露了真相之後,橋爪、森川便遭到了大哥仁藤的“追殺”。橋爪被仁藤的心腹手下“青弘”幹掉,而森川則逃過一劫,躲了起來。

掌握線索之後,涼介離開了森川的藏身地。然而,仁藤的手下青弘,緊隨其後,對森川進行了滅口。

與案件相關的證人全都被幹掉,一切線索也都斷了。憤怒的涼介,去找仁藤對峙,因爲沒有證據,仁藤趾高氣揚,根本不把涼介放在眼裏。

爲了找到證據,涼介申請了一張搜查令,對青弘的住所進行搜查。在青弘的住所,涼介拿出了事先准備好的“髒物”,強行將青弘帶回了“警局”。

在“警局”,涼介逼問青弘是否“殺害”了岩城、橋爪、森川叁人。可青弘卻一言不發。憤怒的涼介,對青弘大打出手,還掏出“配槍”嚇唬,但卻都不奏效。

最終,青弘被律師保釋,而涼介也因爲刑訊逼供、遭到投訴,被停了職。

停職後的涼介,開始遭到仁藤的報複。涼介患有智力缺陷的妹妹,也被青弘抓走。仁藤財大氣粗,利用律師,讓自己與青弘擺脫了嫌疑。訴求無果的涼介,也決定用自己的方法救回妹妹。

涼介從一名黑市老板的手中,買了一把“槍”,他先是趕到了仁藤的公司,幹掉了仁藤。之後又找到了青弘的藏身處,與之展開槍戰。

一番火拼之後,涼介幹掉了青弘,也找到了妹妹。可是,妹妹被青弘的手下注射了“毒品”,多日來的連番折磨之下,妹妹已經變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涼介知道自己難逃法律制裁,妹妹本來就有智力缺陷,現在又被“毒品侵蝕”。絕望的涼介,開槍結果了妹妹,之後他決定去投案自首。可正當他要離開之際,卻被躲在暗處的槍手幹掉。

一番激烈的厮殺之後,“正義”與“邪惡”看起來像是同歸于盡,但現實卻並非如此。

仁藤被幹掉之後,他的副手“平泉”接管了“犯罪集團”。而涼介去世之後,他的搭檔菊池,也接替了涼介的職務。

菊池與平泉進行了一次秘密會面,平泉詢問菊池,是否願意代替“岩城”,而菊池則以一個微笑作爲回應。

原來,菊池和岩城一樣,都是“仁藤犯罪集團”安插在“警隊”的臥底。涼介的調查過程中,證人總是能在第一時間,被仁藤解決,全都是因爲菊池在通風報信。

在涼介的追查之下,看似是岩城、仁藤相繼斃命,犯罪網絡被一舉搗毀。但其實,一切都沒有改變,平泉接替仁藤,繼續運用“犯罪組織”,而菊池接替岩城,繼續充當“臥底”。

《凶暴的男人》的故事,進行到此處之後,便戛然而止。

北野武的“冷酷”與“暴力”

這部《凶暴的男人》雖然是北野武導演的第一部作品,但在影片在鏡頭表現、故事設計上,北野武卻展露出了自己出衆的電影才華。

比如:電影一開始,一群惡童在毆打一位拾荒老人,目睹一切的涼介,上來就是一頓拳腳招呼,之後還讓惡童自己到“警局”自首。

導演雖然是新手,但視聽語言卻極爲老道,短短的一處情景設計,就將人物疾惡如仇的性格、粗暴淩厲的行事作風,表現得淋漓盡致。

值得一提的是,這部《凶暴的男人》裏,不少鏡頭場景的設計,都極具深意。

比如,電影一開始,涼介出場時,一群小朋友跑下天橋,涼介則迎著小朋友走上天橋。“成年人”與“小朋友”的反差,“兒童的天真爛漫”與“成年人的殘酷凶狠”,形成了濃烈的對比。

而故事的結局裏,菊池穿著和涼介一樣的衣服,和涼介一樣走上了天橋,但這一次,沒有迎面而來的小朋友。而菊池最終也走上了一條,與涼介截然不同的道路。

在電影的尾聲處,涼介趕來倉庫,營救妹妹。他打開倉庫門,一道光線映入黑暗的倉庫之內。

涼介循著光,一步步從光明走向黑暗。而幹掉了青弘之後,涼介又從黑暗中,循著光一步步走回光明。

鏡頭光線的交替變化,也在無形之中映照了人物的情緒,映照了故事的劇情。

在倉庫,平泉幹掉了涼介之後,打開了倉庫的燈,停留數秒之後,他又將燈關上,這一幕的設計,也極具深意。

打開燈之後,觀衆們看到了被幹掉的青弘等人,看到了“仁藤犯罪網絡”的破滅。而關上燈之後,平泉成爲了“犯罪組織”新的首領,而“平泉犯罪網絡”的時代,也在此刻正式來臨。

在這部《凶暴的男人》裏,北野武通過殘忍、悲壯的故事,冷酷、壓抑的氛圍,正式確立了自己的“暴力美學片”風格。

而該片之後,“冷酷”、“暴力”也逐漸成爲了北野武電影作品的兩大顯著標簽。1997年,北野武對《凶暴的男人》的故事,進行了重新打磨,拍攝了電影《花火》。

在這部作品之中,北野武那種靜默、冷酷、暴力的電影風格,被發揮到了極致。第54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上,《花火》憑借濃烈的個人風格、出色的制作水准,一舉拿下了金獅獎的獎杯。北野武的名字,也開始于此時快速席卷國際影壇。 yw尤物跳转接口点击进入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