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色综合图区网友自拍[SM] [齐娜和齐敏的故事]

精彩内容:


        這是一個丘陵地帶,兩邊有山坡,中間是一片寬闊的草原。這裏正在進行著
            一場慘烈的戰鬥。

              一邊是邪魔四國聯軍,個個虎背熊腰,形同魔鬼,他們頭戴牛角鐵盔,手持
            各種古怪武器,大聲怪叫著向前沖著。顯然,他們人數占絕對優勢。另一邊是藍
            寶城的戰士,他們也都是訓練有素的軍人,他們在爲保衛家園而戰。

              聯軍統帥泰森大聲鼓舞著部下:“小夥子們,殺進城去,金銀財寶,好酒美
            女擺在你們面前。”

              這話給了聯軍戰士勇氣,他們集結起來,向藍寶城的戰士發起了進攻。

              雖然藍寶城的戰士戰鬥得也很英勇,但是敵不住象蝗蟲般滿山遍野的敵人。

              他們不斷有人倒下,漸漸支持不住了。

              突然,兩面大旗出現在鏡頭裏,迎風獵獵。

              藍寶城的戰士們歡呼起來:“齊娜、齊娜、齊娜。”

              鏡頭由軍旗搖下,出現兩位英姿飒爽的女戰士,她們頭戴鋼盔,身披铠甲,
            長發飄肩。鋼盔上飄動著白色的羽毛。齊娜騎一匹白馬,手持一面巨大的戰斧,
            左手一面盾牌,上面繪著一只白虎。齊敏騎著一匹棗紅馬,手持一把加長的寬刃
            寶劍,也是左手持盾,盾牌上卻畫著一位手持利劍和銀盾的仙女。她們就是本片
            的女主角齊娜和齊敏。

              齊娜和齊敏雙雙騎馬站在山坡上,風吹起了她們長長的披風,好不威風。

              藍寶城的戰士們士氣大振,用刀劍整齊地敲著盾牌,一面齊聲喊著:“齊娜、
            齊娜。”

              齊敏說:“姐姐,這四個魔王一起來了。”

              “今天是一場惡仗。”齊娜對齊敏說。她們看著敵人的營地。紅、白兩匹戰
            馬鼻子裏噴著氣,不住地用蹄子刨著地,只要一松缰繩,它們就會向敵軍沖去。

              齊娜威風凜凜,高聲喊著:“保衛家園,殺光魔鬼!”她們解下披風,讓它
            隨風飄落在地。接著倆人並肩向敵人沖去。

              藍寶城的戰士們歡聲雷動,跟著兩位女戰士,殺向邪魔聯軍。

              激烈的戰鬥場面。

              齊娜一邊大聲鼓勵手下,一邊手揮利斧,將沖上來的敵人砍倒。

              齊娜的戰馬撞倒敵人。

              一個邪魔聯軍士兵身首異處。

              又一個邪魔聯軍士兵舉起盾牌,被齊娜的利斧切開腦袋。

              齊敏手揮利劍,一劍將一敵將的頭盔削去一半,嚇得敵將勒轉馬頭往回逃,
            邪魔聯軍的士兵也潮水般逃命。

              邪魔聯軍的大將莫齊張弓搭箭,一箭將那逃來的將軍射下馬來。

              莫齊:“誰敢逃跑,格殺無論。”

              邪魔聯軍的士兵又掉頭沖回去。

              戰鬥更加激烈了。

              戰馬嘶鳴,雙方戰士刀劍碰撞發出金屬的聲音。大地在震動。

              高坡上站著注視形勢發展的邪魔聯軍統帥泰森、副帥胡安、先鋒科羅和莫齊。

              胡安用手搭在眼上,說:“這兩個小妞叫什麽名字?”

              旁邊一個副將說:“是姐妹倆,姐姐叫齊娜,妹妹叫齊敏。”

              胡安歎道:“真美啊。”

              副將又說:“據說她倆從小喝虎奶長大,力氣過人,武藝超群。家裏養著兩
            只熊,平常就跟熊摔交。”

              莫齊笑道:“胡安老兄,怎麽,你看上她們了?”

              胡安:“簡直是女神,簡直就是雅典娜的化身。”

              科羅:“我知道你最喜歡把美女綁起來。要是把眼前這樣的女神綁起來是不
            是要讓老兄你快活死呀。”

              莫齊:“好主意!不要說胡安看上她倆,我也看上她倆了。把她們綁起來?

              對,把她們綁起來。啊,我眼前已經出現了這幅美麗消魂的圖畫。“

              科羅:“你的小弟弟翹起來了吧。”

              四個人放聲大笑。

              科羅:“傳令官。”

              傳令官:“是,大人。”

              科羅:“傳我的命令,要活捉這兩個女的,不許傷害她們,誰能捉住她倆,
            重重有賞。”

              傳令官:“是,大人。”

              傳令官飛奔而去。

              邪魔聯軍的戰士掏出了繩子、鈎子、鏈條等等捉人器具,紛紛向姐妹倆甩去,
            企圖套住她們。但都被她倆巧妙的避開。

              齊娜:哼,想捉我,沒那麽容易。

              她倆有時跳下戰馬,加入博戰。戰斧和寬劍飛舞,可以看見姐妹倆矯健的魔
            鬼身材。有時,她們又跳上戰馬,如飛般馳騁,兩位女戰士殺到那裏,那裏的邪
            魔聯軍士兵就紛紛倒下。

              泰森出神的臉。(泰森畫外音:看著她戰盔上銀色的羽毛高高飄動,揮動著
            利斧,口中嬌叱著,將我們的士兵一個又一個砍倒,我不由自主地欣賞起眼前這
            幅美麗的圖畫,一刹那,我竟忘了她是我們的敵人,只是呆呆的看這她。我從不
            對女人動心,但見到她,我的魂都飛到九天上去了。)

              泰森的臉與以下畫面疊印:天上,齊娜和齊敏在飛翔,但她倆的手上和腳上
            都有繩子。繩子的另一端握在泰森手裏。他見姐妹倆飛遠了,就獰笑著將繩子收
            回來。姐妹倆在天上掙紮,就象在跳優美的舞蹈。

              繩子越收越短,倆人終于落到了地上,痛苦不堪。泰森狂笑地撲去。

              胡安:“泰森,快點出重騎兵吧,要不然咱們的步兵就要被他們殺完了。”

              泰森從沈思中醒來:“好,重騎兵出擊。活捉這兩個小鈕。”

              四個人在馬上相互擊掌。接著,率領著等在樹林中的重騎兵向山下沖去。

              沈重的馬蹄踩得大地在震動。

              重騎兵們全身用厚盔甲武裝著,連戰馬都有盔甲保護。

              藍寶城的弓箭手向重騎兵們放箭,箭如雨般射向重騎兵,但箭無法穿透重騎
            兵的盔甲,紛紛折落。

              重騎兵們如排山倒海般朝藍寶城的戰士們壓過去。

              齊娜舉著一支長矛,朝一個重騎兵沖去,兩匹馬飛快地對沖著,到跟前雙方
            的長矛直刺對方胸口,只聽一聲響亮,重騎兵落下馬來,身上還插著齊娜的長矛。

              這時齊敏跑過來:“姐姐,咱們的士兵擋不住重騎兵,快撤吧。”

              齊娜望去,藍寶城的步兵和輕騎兵紛紛被重騎兵們撞倒,被馬蹄踩死。

              齊娜也明白,以自己的步兵和輕騎兵無法對抗聯軍的重騎兵。

              齊娜“好,你帶領大家撤回城去,我掩護你們。”

              齊敏:“不,姐姐,這樣太危險,我要和你在一起。”

              齊娜:“放心,姐姐不會有事的。全城老百姓的命要緊。”

              齊敏用手抹了抹眼淚:“姐姐,你要小心。快點回來。”

              齊娜用斧頭劈倒一個沖到跟前的敵人,大聲說:“快撤!”

              藍寶城的戰士們在齊敏的帶領下邊戰邊向後撤去。

              齊娜率著一小隊戰士拼死抵抗著。齊娜身邊的戰士不斷倒下,人越來越少。

              她看見齊敏已撤回城裏,護城河的吊橋緩緩拉高。而這時聯軍的馬隊已從兩
            邊包抄,斷了她回城的後路。

              齊娜只好縱馬朝前沖去,這時只剩下她一人了。

              齊娜劈倒一個敵人騎士,又劈倒一個,她沖出了重圍。

              齊娜騎著她的大白馬,在草原上飛馳。風把她金色的頭發吹的高高飄起。

              她聽見身後有馬蹄聲,回頭一看,有四匹馬朝她追來。

              正是莫奇、胡安、科羅和泰森。這四個人是當今天下最強壯、武藝最高強的
            騎士。

              “齊娜,你今天跑不掉啦。”胡安喊道。

              齊娜的馬飛奔,但四個人的馬更快,他們超過了她。

              齊娜只好停下來,她左手持盾,右手拿斧,冷冷地看著他們。

              四個人對她形成弧形,向她逼近。

              齊娜勇氣陡生,一催戰馬,朝最近的莫奇沖去,在兩匹馬接近時,莫奇揮動
            狼牙棒朝齊娜狠狠砸來,齊娜連忙舉起盾牌擋住,狼牙棒與盾牌相擊,發出巨響。

              齊娜勒過馬來,胡安已沖到她跟前,他的大鐵錘帶著風響以千鈞之力掄了過
            來,齊娜不敢硬擋,一仰身,躲了過去。但立即科羅和泰森雙雙趕到,齊娜左手
            盾牌擋住科羅的鬼頭刀,右手的利斧劈向泰森。

              大地在震動,五匹俊馬在草原上來回奔跑,刀光劍影,武器相撞發出轟天巨
            響。幾個回合下來,齊娜大口喘著氣,手臂感到發麻,那四個家夥也氣喘噓噓的。
            他們相互對望了一會兒,又慢慢朝齊娜逼過來。

              齊娜也催動戰馬,向他們沖去。

              藍寶城樓高塔上的一個小陽台,齊敏正看著遠處的戰鬥,緊張得心懸到喉嚨
            口。

              又是一場厮殺。

              漸漸,齊娜感到汗水已將全身甲胄濕透,四位武士力如千鈞的大力砍殺,大
            大消耗了齊娜的體力,她感到只有招架之功而無還手之力了。她的盾牌被砍碎,
            她的利斧則陷在胡安的盾牌上,急切間也拔不下來。看來今天要遭殃,齊娜撥轉
            馬頭,朝外沖去。

              四人見她要跑,立即驅馬追上來。

              齊娜一回頭,只見他們四個拉著一張大網,高舉著,象一塊烏雲飛快地朝自
            己撲來。

              齊娜只好拼命用腳踢馬屁股,可是一天的奔跑,她的馬也累壞了,可憐的馬
            兒,它已到了它速度的極限了。那張網離齊娜越來越近,終于,在奔跑中,齊娜
            看到莫奇和胡安的馬已一左一右超過了自己,他們得意的笑著,手中高舉著網的
            四角,猛的朝齊娜罩下來。

              “不好。”齊娜只覺得眼前一黑,就被大網罩住,接著身子就被網拖離了馬
            背。齊娜的大白馬繼續朝前跑去,而她則被重重地摔在地上。

              四個家夥配合得很好,四匹馬一交錯奔馳,就用網將齊娜纏住,他們分站四
            角,用力將網角朝四邊一拉,齊娜纏在網中的身子就脫離了地面。接著他們四個
            又一起發力,將齊娜高高地抛向空中,又猛地砸向地面。齊娜的身子、手腳被網
            纏住,完全使不上力。還沒等她爬起來,四個人便從馬上飛撲下來,壓住了她。

              (畫面上是齊娜被四個人捆綁的鏡頭。)

              莫奇控制住齊娜的腳,胡安壓住她的身子,他們將網從她身上取下。

              科羅和泰森迅速按住她的肩膀,將她的手反擰到身後。

              胡安從腰上掏出繩子,套在齊娜脖子上。

              繩子在齊娜胳膊上繞著。

              (特寫)齊娜的手腕被兩雙大手抓著,交疊在一起。

              (特寫)繩子在齊娜手腕上打著十字。

              (特寫)胡安抽繩打結。

              一只大手拉住齊娜的頭發,將她臉擡起,將一塊毛巾塞進她嘴中。齊娜發出
            痛苦的“嗚嗚”聲。

              (中景)四個人捆綁著齊娜。

              (科羅畫外音):當我和泰森一邊一個把齊娜壓住時,別提心裏有多快活了。
            這個小娘們我早就看得口水直流,總想著什麽時候能夠把她弄到手就好啦。現在
            好拉,今天終于有機會抓住了她,雖然她還在掙紮、撲騰,但是莫奇按住了她的
            腳,胡安壓在她腰上,我和泰森就可以從從容容地來綁她了。我和泰森先將她的
            胳膊擰到身後,將她的小手交叉向上疊好,泰森掏出繩子,搭在她的肩膀上,繞
            過她秀美的脖子,在她胸前系結後回到身後,沿胳膊繞了幾圈,將她手腕綁好,
            繩子再穿過脖子上的繩子使勁一拉,她的兩手就被高高吊起,被勒得“哎喲”

              一聲叫了出來。

              (齊娜畫外音):這四個男人真有力氣,手腳被他們抓住,根本無法反抗。

              只覺得無情的繩子一抽一勒,我的雙手就被綁在了一塊。

              齊娜雖然努力反抗,但在四個強壯男人面前終于被制服。胳膊綁好後,他們
            只將齊娜壓在地上,享受著征服者的樂趣。齊娜躺在地上喘息,四個人哈哈大笑。

              (齊娜畫外音):接著,四個人便把我翻過來,仰面朝天,迫不急待地撲到
            我身上來,莫其撕開了我的戰袍,我的兩只豐滿的乳房便彈了出來,我的手被綁
            在後面壓在身下,更使我的乳房高高挺立,他們的大手就開始揉搓我的乳房。我
            感到一陣陣的舒服,不能自持,混身發軟,張著嘴,發出令人羞恥的呻吟。

              (畫面上出現齊娜呻吟的臉和被四個人輪奸的鏡頭)

              (齊娜畫外音):而泰森和胡安則拉開我的腿,掀起我的短裙,用手在我半
            透明的叁角褲上撫摸,接著一把把我的小褲撕開,我盡力掙紮,可是怎麽也掙脫
            不了他們的巨手。

              一根手指伸進了我的陰戶,我感到了強烈的刺激,我感到隨著他手指的摳弄,
            我的下體淫水如小溪般流出。

              他們四個便輪流進入我的體內。

              在這麽強壯的四個男人面前,被綁住的我有什麽辦法呢?

              (化出)

              輪奸完畢,四個人把處在昏迷狀態的齊娜從地上抱起來,俯放在馬背上,用
            繩子將她牢牢捆住。

  “姐姐!”齊敏急得在城牆上大叫。

              泰森將齊娜橫放在馬上捆好後,四個人上馬飛馳而去。騰起的灰塵遮住了他
            們的背影。

              齊敏用手錘著牆,聲嘶力竭地哭喊:“姐姐,姐姐,姐姐!”

              第二天早上。旌旗飄動。

              士兵向正趴在桌上打盹的齊敏說:“齊敏將軍,邪魔聯軍的隊伍開過來了。”

              齊敏用手揉了揉眼睛,連忙沖出門,登上城門。

              遠遠只見邪魔聯軍的隊伍由遠而近。離藍寶城還有數百米處停下。

              齊敏、霍克長老等人在城門上緊張的看著。士兵們張弓搭箭,嚴陣以待。

              隊伍前面,是騎在馬上的邪魔四將。

              莫齊:“城裏的人聽著,你們的齊娜將軍已經被我們抓住了,你們還是快點
            投降吧。”

              泰森一揮手,邪魔聯軍的馬隊閃開了,只見兩只老牛拉著一輛特制的刑車走
            了出來,刑車前低後高呈斜面,板面特別寬,象一張特大的雙人床,床的四角有
            四個鐵環,齊娜四腳攤開地被綁在板上,手腳用特制的牛皮繩牢牢綁在鐵環上,
            呈個大字。胸、腰和大腿處又各有一道繩子,使她的身體無法擡起來。

              顯然,她竭力要擡起頭來想說些什麽,但她的嘴被一大團毛巾堵住,只能聽
            見“嗚嗚”的聲音。

              “姐姐,姐姐…………”齊敏大哭著,她要沖出去,被身邊的人死死拉住。

              幾個身強力壯的士兵揮動著鞭子抽著齊娜,看得出齊娜很痛苦,鞭子每一下
            抽到她的身子都反弓起來,可是被無情的繩子牢牢綁住。

              齊敏哭得都要昏過去了。

              魔鬼胡安用手捋著自己的翹胡子,大聲說:“齊敏,你聽著,你姐姐要受刑
            一百天。”

              “一百天?”城上的人驚呼起來。

              “我們有一百種刑罰來讓她享用。”

              “一百種刑罰?”城上的人又驚呼起來。

              霍克長老:“平常人酷刑恐怕十天都熬不過,就算身體強壯的男人也挺不過
            一個月呀。”

              胡安狡猾地轉了轉眼珠,又大聲說,“不過,齊敏,聽說你跟你姐姐感情很
            好,你能忍心讓她一個人忍受這刑罰嗎?”

              齊敏:“你們想怎麽樣?”

              胡安對齊敏喊道:“要是你能和你姐姐一起來受刑,那麽我們就把這一百天
            給你們兩個人分擔,每人受刑五十天。”

              泰森也喊道:“城裏的軍民們聽著,要是你們把齊敏獻出來,我們立即撤軍。
            否則城破之時,我們就殺光全城,一個不留。”

              莫齊喊道:“給你們叁天時間考慮,叁天一過,立即攻城。”

              科羅:“我們說話算話。”

              齊敏瞪大了眼睛,腦子裏亂成一團。她恨恨地從身邊戰士手中搶過弓箭,朝
            泰森射去。

              泰森一把把箭接住,一折兩斷。

              邪魔聯軍士兵大聲歡呼。藍寶城上的士兵面露憂色。

              旁邊幾個長老交換著意味深長的眼色。

              (淡出)

              夜,一扇窗戶的燈光中可以看見幾各人在鬼鬼祟祟交頭接耳。不一會兒,門
            打開,幾個蒙著頭、身披黑袍的身影出來,他們靜悄悄走著,身後跟著一隊手持
            長矛和火把的士兵。小樓叁樓的一間寬暢的會議廳的一個角落裏,月光透過窗戶,
            灑在姑娘臉上。由于多日血戰,齊敏又困又累,甲胄也沒解開,倒在羊皮褥子上
            正在熟睡,身旁放著她的寬刃劍。

              黑影接近了小樓,守衛的士兵顯然是被買通了,打開大門。

              黑影沿著狹窄的螺旋形樓梯悄悄往上走。

              他們無聲無息地打開了會議廳的門。

              姑娘還在熟睡,一點也不知道危險正在降臨。

              士兵們將躺在地上的姑娘圍住。

              姑娘被火把的光弄醒,睜開眼來。用手遮著眼睛,想看清楚是誰。

              還沒等齊敏反應過來,士兵們突然撲到她身上,把她臉朝下死死壓住,並把
            她的雙手扭到背後,一根繩子搭在她肩膀上,開始捆綁。

              借著亮光,齊娜才看清楚,原來竟是長老院的霍克長老,領著衛隊。

              “霍克長老?你們要幹什麽?”

              見是霍克長老,所以齊敏也就不反抗,任由士兵們捆綁自己。

              “你是一個邪惡的女人,要給我們這個城市帶來災難。聯軍的泰森元帥和莫
            齊將軍都說了,只要交出你,就可以免我遭全城屠殺。所以姑娘,只好委曲你啦。”

              齊娜簡直驚得說不出話來。她的兩只胳膊已被綁在身後。而且,那兩個捆綁
            手奸笑著,還在把繩繼續在她身上繞著,打結和抽緊,綁得她兩只胳膊與身子完
            全貼住,一動也不能動。乳房高高聳起。

              “霍克長老,我們的國家雖小,但我們是自由的,我們不願作邪魔聯軍的奴
            隸。”

              “不,我們打不過他們的,他們是魔鬼的化身,他們有可怕的力量。”

              “看來你們決心要獻出我去。不過,只要能救得了全城,你們把我交給他們
            吧。可是,你們怎麽能相信魔鬼。”

              旁邊另一位長老不耐煩地說:“不要跟她多費口舌。把她嘴堵上。”

              士兵們用毛巾使勁塞進齊敏口中,又用繩子勒住,在她腦後系住。

              齊娜掙紮了兩下,身後兩個大漢死死拉住她。

              霍克:“啊,好一個美麗的女戰士。”

              “主啊,拯救這可憐的孩子吧,拯救這迷途的羔羊吧。”霍克在胸前畫著十
            字。

              “先把她綁在院子裏的柱子上,派人看住,明天早上獻給聯軍。”霍克說道。

              士兵們把齊敏押到黑沈沈的院子裏。院子中央有一輛囚車,車中豎著一根木
            柱。士兵們將齊敏綁在木柱上後,在齊敏的腰上、膝蓋和腳腕處又緊緊捆了幾道
            繩子,紮緊,舉槍守在四周。

              月光照著綁在柱子上的齊敏,齊敏擡頭望著天上的星星和月亮。她不知道前
            面什麽命運在等著她。

              第二天一早。長老院的長老們圍住齊敏。

              一個牧師走上前,畫著十字,嘴裏念念有詞。

              被綁了一個晚上的齊敏困倦地低著頭。

              牧師完畢,霍克長老一揮手,四匹馬拉動了刑車。

              藍寶城沈重的城門打開了,護城河的吊橋放下來了。走出一隊人馬,隊伍的
            最前面一個人托著齊敏的寬刃劍。齊敏沒戴頭盔,但護身铠甲還穿在身上,她雙
            手反綁在刑車的柱子上,身上還綁著四根繩子,四角各有一人拉住繩端。早晨的
            陽光照著她,她金發飄動,臉色平靜,就象一位聖女。陽光照在她的铠甲上,閃
            閃發光。

              兩邊的百姓們在胸前畫著十字,爲她祈禱。

              聯軍也早早來到陣前,四位將軍看到美麗的女俘虜,高興得哈哈大笑。

              霍克長老:“尊貴的聯軍,請你們能放過我全城百姓。我們在此向你們獻上
            這迷途的羔羊,願主饒恕她。”

              莫齊、泰森、科羅和胡安都放聲大笑。

              泰森:“霍克長老,只要你們每年按時進貢,我們不會爲難你們。”

              霍克:“謝將軍仁慈。”

              泰森:“把這個小妞押過來。”

              兩個邪魔士兵從柱子上解下齊敏,把反綁著的美麗的齊敏押過來。

              莫齊、泰森、科羅和胡安都從座椅上站起來,圍住了齊敏。

              泰森色迷迷地托起齊敏的下巴:“真是個美人兒啊。”

              齊敏無畏的眼睛直盯泰森。

              突然,泰森狠狠地抽了齊敏一個耳光,齊敏被打得一個趔趞. 她激怒地朝泰
            森沖去,但被身後的士兵拉回去。

              莫齊高興地搓著手:“今晚咱們有美麗的小妞可以享受啦。”

              科羅和胡安也都大笑。

              泰森:“副將,你領弟兄們沖進城去。”

              聯軍士兵們大喜,喊聲震天地朝藍寶城沖去。

              霍克叫道:“大人,大人,你答應過的,你答應過的!”但被聯軍士兵撞到
            在地。

              齊敏沖向泰森,被邪魔士兵拉住。

              齊敏美麗的大眼睛,充滿悲傷的淚水,疊映著以下畫面:邪魔聯軍的士兵沖
            進藍寶城。

              邪魔聯軍的士兵向房屋扔火把,熊熊的烈火燃燒。

              邪魔聯軍的士兵砍倒一個中年人。

              可以聽見哭叫聲。

              齊敏美麗的大眼睛流下了眼淚。

              (化出。)

              邪魔聯軍,隊伍中押著美麗的女戰士齊娜和齊敏。她倆雙手反綁,各騎一匹
            馬,身上有四根繩子,末端攥在四個士兵手中。

              齊娜疲憊的臉。

              齊敏冷漠的眼神。

              (化出)

              邪魔聯軍的城堡。齊娜、齊敏被押進城去。

              黑牢。牢門打開,齊娜和齊敏手被綁在身後,腳上戴著腳鐐,被一群士兵押
            進來。她們身上的盔甲已被除去,但還穿著護體輕便的戰士服裝,軟甲護胸,但
            露出肚皮,短裙在膝蓋以上,輕便的紅色長筒戰靴,襯出她們潔白、強健的大腿,
            十分性感。

              士兵們把倆人推到在地,剛想離去,走到門口,莫齊突然想起來:“別等我
            們走了,她們兩個挪到一起,互相把繩子解開。”于是他們又折回來。

              他們把姐妹倆從地上拉起來,各拉到一根柱子旁站好。泰森和胡安捆綁齊娜,
            莫齊和克羅捆綁齊敏。他們把姐妹倆的胳膊反抱著柱子拉緊。

              雙手被用力拉向柱子後面的齊娜和齊敏,豐滿的乳房高高挺起,使她們羞愧
            無比。

              泰森:“胡安,你把她雙手在拉緊些。”

              胡安使勁將齊娜雙手向後拉去,迫使她的前胸挺得更高。

              泰森用手捏著齊娜高挺的前胸,齊娜羞辱的呻吟。

              鏡頭出現毛絨絨的胳膊,拿繩子在姑娘白嫩的手上捆著。

              莫奇畫外音:我的胳膊上長滿了毛,說實在的,當我觸摸到她光潔的皮膚,
            心中就有一種異樣的感覺。我和克羅一邊一個拉住了齊敏的小手,將她雙手繞過
            柱子向後拉。由于柱子很粗,好不容易我和胡安才將她雙手在柱子後面交叉,再
            用繩子在她的手腕處作十子捆紮。啊,這種感覺簡直美妙極了。齊敏顯然很痛苦,
            她緊皺著眉,咬著牙,盡力忍住,那模樣真令人心碎。這是我最喜歡的捆綁方式,
            女戰士雙手被綁在後面,前胸敞開,乳房便高高挺起,她屈辱和無奈,兩眼充滿
            淚水,咬著嘴唇,讓人渾身發軟。

              齊敏:這兩個惡魔把捆綁女人作爲樂趣。可是不知爲什麽,他們多毛有力的
            大手抓著我的胳膊,用繩子在我身上捆綁時,我身體裏升起一種美妙的感覺,覺
            得新奇,覺得一種受虐的快感,我感到下體有一種沖動。

              胡安用手抓著齊娜的胳膊:她是一個非常強壯的女人,結實的肌肉,有力的
            大腿,巨大的乳房,寬寬的肩膀,纖細的腰,奔跑速度很快,在戰鬥中簡直就是
            一頭母豹,要制服這樣一個女人並不容易,正因爲此,我們兄弟就非要將她制服
            不可。

              泰森和胡安開始捆綁齊娜。

              齊娜:他們把我綁得那麽緊,簡直讓我喘不過氣來。

              胡安將繩子抽緊,將齊娜的雙手在柱子後面綁牢。

              克羅在齊敏的腰上綁上幾圈繩子。

              胡安將齊娜的雙腳用繩子捆住,再與柱子捆在一起。

              齊娜顯然享受到了捆綁的快感,她的身子發軟,隨著繩子一道道勒住身體,
            嘴裏發出不知是痛苦還是舒服的呻吟。

              綁完了,四個人欣賞著綁在柱子上的齊娜和齊敏。

              科羅還不放心地檢查繩子綁得牢不牢。

              莫齊:放心吧,我打的結,她們絕對解不開的。

              胡安指著牆上說:“從明天起你倆受刑。”

              齊敏齊娜朝牆上望去,牆上用粉筆畫著五十個格子。看來是用來作記錄的。

              四個人走了出去,士兵關上牢門,發出“砰”地響聲,又“喀嚓”一聲加上
            一把大鎖。

              昏暗的牢房。靠著柱子反綁著的齊敏和齊娜,淒美而動人。

              齊敏和齊娜等士兵們出去,便開始試著掙脫,但雙手在柱子後面綁得很緊,
            掙了一會兒掙不開,姐妹倆便放棄了掙紮。

              齊娜:“妹妹,你真傻,你應該早早離開藍寶城,也不至于落到霍克長老手
            中。”

              齊敏:“姐,咱倆從小就沒分開過,不是嗎?這四個惡棍答應我如果和你一
            同受刑,我就可以分擔你的一半受刑時間。”

              齊娜:“可是你還太年輕啊。你知道他們這幫惡魔什麽事都作得出的。再說
            他們會不會遵守諾言?”

              齊敏:“我不管。只要跟姐姐在一起,受刑我也心甘情願。”

              齊娜說不出話來,只是心碎地說道:“傻妹妹,傻妹妹。”

              牢門打開了,四個惡魔帶著幾個士兵走進來。

              莫齊:“我的小美人兒,開始你們第一天的享受吧。”

              齊娜:“你們想要幹什麽?”

              泰森:“你們這樣強壯的女人落到了我們這樣強壯男人的手中,你說要幹什
            麽。”

              齊敏羞得低下頭來。

              齊娜:“你這個無恥的魔鬼。”

              泰森一揮手,走上幾個士兵,把齊娜從柱子上解下,拖到一張刑床上躺下,
            刑床兩端都有絞盤,他們將她的手腳分別與兩頭的絞盤綁好,便開始轉動絞盤,
            將她的身子最大限度的拉伸開來。

              齊娜痛苦的臉。

              齊敏心碎地叫:“姐姐、姐姐。”

              士兵們又去拖齊敏。

              齊敏大叫:“你們幹什麽?放開我,放開我……”

              士兵們不容分說,將齊敏擡到另一張刑床上按住。

              齊敏可憐吧吧地叫著:“姐姐,救我。”

              可此時的齊娜正在忍受四肢被極度拉開的痛苦,無發回答她。

              士兵們將齊敏的手腳綁好。

              絞盤轉動了,齊敏的手腳被最大限度地拉開。

              齊敏叫著:“姐姐、姐姐。”

              齊娜見齊敏的模樣,心如刀割。

              齊娜:“你們這幫惡魔,放過我妹妹。”

              莫齊:“放過你妹妹?到口的肥肉不吃,誰會這麽傻?”

              “哈哈哈哈…………”四人大笑。士兵們也都大笑。

              士兵們又在兩姐妹的腰處扣上一根皮帶。

              接著,士兵們又轉動著刑床下的一個升降器,使得齊娜和齊敏的胸部高高挺
            起。

              鏡頭由近及遠,昏暗的牢房中,躺在刑床上的齊娜和齊敏,美麗的身體呈現
            出優美的曲線,她們是那樣的無助。

              科羅:“啊,多麽美妙的身體,太誘惑人了。我簡直忍不住了。”

              四個惡魔分別站到倆姐妹的身邊。

              泰森把齊娜緊緊地抱住,說著:“小美人,我愛你,我愛你。只要你願意嫁
            給我,我會讓你當皇後。”

              齊娜把頭別向一邊,冷冷地看著窗外,止不住心頭泛起一陣厭惡。

              齊娜努力的擡起頭,說:“你滾!”

              “只要你答應作我們的老婆,我們就放了你。要不然,我們就天天來輪奸你
            一次,讓你永遠在這兒受折磨。”

              齊娜閉上眼睛。

              突然泰森發了瘋似的撲到齊娜身上,又親又吻,齊娜大叫起來,可是他不知
            從那兒弄來一塊布,一下子塞進齊娜的嘴中。齊娜搖著頭,想止住他的企圖,可
            是終于被他將布滿滿地塞進了口中,齊娜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泰森脫掉了上衣,露出他寬闊而多毛的胸膛。

              接著泰森脫掉了他的長褲,可以看見他的生殖器將他的短褲高高頂起。

              齊娜掙紮著,手腳上的鐵鏈“當當”作響。

              泰森脫掉了短褲,手扶著生殖器站到齊娜被拉開的大腿間。

              齊娜驚恐的眼睛。

              泰森淫笑的臉。顯然,畫面外,他的生殖器對準了齊娜的陰戶。

              泰森挺進。

              齊娜頭向後仰去,她痛苦地閉上美麗的眼睛。忽然,她聽見齊敏的哭叫聲,
            她偏過頭去,看見胡安正在強奸她妹妹。

              齊娜被奸汙著,但她仍祈禱著:“求主賜給我力量。”

              齊敏被胡安揉著乳房,她偏過頭去對齊娜哭著說:“姐姐,我愛你。”

              泰森咧嘴笑的臉、胡安大手在使勁揉齊敏的乳房、齊娜充滿痛苦的臉、齊敏
            的手在鐵鏈中張動著。以上畫面交替出現。可以聽見泰森和胡安發力和姐妹倆的
            哀叫聲音。

              科羅和莫齊在一旁給他們加油。

              泰森一邊抽插,一邊揉齊娜的乳房。由于齊娜的四肢被拉成大字型,完全無
            法保護自己,眼看著他他捏得那麽用力,齊娜痛得要喊,可是嘴裏堵著東西,只
            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泰森的大手把齊娜的乳房捏得變了型。

              漸漸,齊娜的性欲被挑起,她覺得舒服,口幹舌燥,兩頰發紅,下體不禁濕
            濕的了。

              而齊敏這時似乎也屈服于胡安技巧的挑逗,被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征服,顧不
            得羞恥,發出陶醉的呻吟。

              終于,泰森和胡安雙雙射了,粘稠的精液沿著姐妹倆的大腿流下來。

              齊娜和齊敏激烈起伏的胸部。

              四個人將絞盤放松,齊娜和齊敏的手腳又可以活動了,她們慢慢坐起來,兩
            個士兵各端了一盆水進來,泰森和胡安拿著毛巾從臉盆裏拿毛巾,絞幹後擦去齊
            娜、齊敏臉上、身上的汗和汙物。

              泰森一揮手,士兵們端來食物,姐妹倆狼吞虎咽地吃起來。

              待姐妹倆吃完後,泰森又一揮手,士兵們轉動絞盤,姐妹倆就又被拉得躺下,
            四肢被拉開成大字型。

              科羅和莫齊又撲了上來。

              牆上透射出兩個邪魔蹂躏兩位美麗姑娘的身影。

              一只手在牆上的五十個方格中的1 字上畫了條斜杠。

              教堂锺聲齊鳴。

              鏡頭疊映出現以下場景:齊娜被強迫跪在地上,兩手水平綁在樁上,被人蹂
            躏。

              四個人將齊敏按住,四馬倒攢蹄地綁好,又從房梁上放下一根鐵鏈,鐵鏈上
            有只鐵鈎,鈎在齊敏手腳綁在一起的繩環上,拉動滑輪,齊敏的身子就晃晃悠悠
            地吊在了半空中。

              齊敏被四馬倒躜蹄地吊在大廳中,長發下垂。一名士兵揮鞭抽打,齊敏慘叫,
            昏死過去。

              士兵將一盆水潑向她。透明的水從她白潔的身上滴下,令人心動。

              齊娜被反綁在柱子上抽打。她凹凸有致的身材,顯露無遺。她高聳豐滿的乳
            房,顫抖著。

              齊敏被大字綁在水車上,科羅推動水車旋轉著,齊敏的頭一會兒露出,一會
            兒沈入水中。科羅大笑。

              齊娜大字被攤在地上,幾個強壯的力士把她的手拉直,與木樁捆綁。又將她
            的腳拉開,與木樁綁好。

              大漢們揮動鞭子抽打她的陰部。

              齊娜痛苦的臉特寫。

              一只手在牆上的第12格中打上一條斜杠。

              齊娜被反綁雙手,兩腳並攏,倒吊起來,放入水中,水花四濺。

              士兵淫笑的臉。

              齊敏被幾個士兵扛著,放到一個十字架旁,齊敏抗議著,但雙手被拉開,齊
            敏悲傷地側頭看著士兵們綁自己,這個叱咤風雲的女戰士,如今卻只能躺在這兒,
            任人將自己捆綁在十字架上。

              捆好後,士兵們齊心協力將綁著齊敏的十字架立起來。

              黃昏中,高高綁在十字架上的齊敏,頭低垂著,金發遮住了半邊胸,一幅動
            人的耶稣受難圖。

              四匹馬拉著齊娜的手腳,齊娜頭上汗如雨下,用力與四匹馬抗爭著。四匹馬
            被齊娜拉著倒退,終于一匹馬不支,前腿跪到在地。

              士兵驚愕的臉。

              胡安、泰森相互對望著,流露出欽佩的神色。

              一只手在第36格中打上叉。

              一只手指伸進齊娜的陰部掏動著,齊娜痛苦得閉上眼睛。鏡頭拉開,齊娜被
            反綁在柱子上,兩腳向兩邊高高吊起,莫齊扶著巨大的生殖器向齊娜的陰部刺去。
            齊娜顯然被刺痛了,張大嘴叫了起來。

              莫齊興奮地插拔著,兩只手在齊娜的乳房上使勁捏著,齊娜豐滿的乳房被捏
            得變了型。

              (特寫)被繩子捆著的手在掙紮著。

              牢房門打開了,戴著手铐腳鐐的齊敏被推了進來,科羅一揮手,上來四個大
            漢,兩個大漢一邊一個抓住齊敏大胳膊,第叁個掏出鑰匙動手把齊敏的手铐打開,
            在手铐打開的一刹那,齊敏用胳膊猛撞兩邊的大漢,兩個大漢捂著肚子倒下,又
            有幾個大漢撲上來,將齊敏壓倒,一個大漢騎在她身上,先將她左手擰到後面,
            又將她另一只手也擰到後面,在同伴的幫助下將她的雙手捆綁。

              幾只手在七手八腳地綁齊敏的腳。

              幾個大漢對著齊敏拳打腳踢,被綁成一團的齊敏在地上翻滾。

              四面牆上插著火把,有一面牆上釘著一塊X 形板,齊娜被固定在那兒被皮鞭
            抽打。

              科羅拿夾子一只只夾到齊娜豐滿的乳房上。

              齊娜痛得慘叫。

              科羅用手托起齊娜的下巴,把她美麗的臉擡起來。等科羅放開手,齊娜的頭
            又無力地低垂下去。

              一個畫家搭著畫架在畫被捆住的齊娜,一面搖頭贊歎著面前這美麗的女神。

              畫面上出現被綁在X 板上齊娜的素描。

              (特寫)房梁上的滑輪在轉動,雙手上舉著的齊敏被一點點吊直,她金色的
            頭發如瀑布般挂下來,遮住了臉,也遮了她的乳房。她的兩腳被地上的鐵鏈分開。
            胡安用大手玩弄著齊敏的一只乳房,用嘴含著她另一只乳房,吮著,齊敏被挑逗
            得無法自持。

              (特寫)齊敏大腿處有透明的液體流下。

              一個畫家在畫被捆住的齊敏。

              泰森、胡安欣賞著一幅幅繩捆索綁齊娜、齊敏的畫。哈哈大笑。

              四個人拿繩子捆綁齊娜和齊敏,有時是裸體,有時穿上衣服,不顧倆人的反
            抗,將她們綁成各種姿勢。

              兩人抗爭,但還是被制,臉上閃現不屈和無奈。

              繩子在齊敏的乳房上繞著。綁成八字形,使乳房更爲凸現。

              大廳中間,呈大字形吊著齊娜和齊敏,臉上閃現著不屈的神色。

              泰森坐在高高的座位上,他一手托著下巴盯著倆姐妹沈思著。

              突然,他站起來,大步走到齊娜面前,抓住齊娜的衣襟用力一撕,齊娜啊地
            叫了一聲,長裙被完全撕掉,露出了她迷人的裸體。

              齊娜驚慌失措。

              泰森拿起畫筆蘸上顔料,往齊娜的裸體塗去。齊娜羞得無地自容,但四肢被
            固定,無法躲閃。

              泰森的畫筆在調色。

              畫筆在齊娜的胸、肩、背和臀部塗抹。

              泰森興奮的眼神,他陶醉了。

              畫完後,泰森欣賞著。

              齊娜彩色的裸體,閃著動人的光輝。

              畫家欣喜若狂,疾筆作畫,將齊娜彩色的裸體畫下來。

              鏡頭中翻過一張張被捆綁的美麗女戰士的畫作,令人血脈贲張。

              一只手在第42格中打上叉。

              齊娜被反綁在一張高背椅上,雙手繞過椅背綁在後面。科羅正將一塊布勒進
            齊娜的嘴裏,在她腦後打結。

              科羅從助手托著的盤子裏拿起一根細針,眯著眼借著燈光仔細地看著。

              燈光照在銀針上,發出幽光。

              齊娜美麗的大眼睛中流露出驚慌的神色。

              科羅將細針穿進了齊娜的乳房。

              齊娜渾身顫抖起來。

              紮著細針的齊娜乳房特寫。

              齊娜和齊敏被綁在柱子上,熊熊的大火在她們面前燃燒。

              大火烤得齊娜和齊敏眼睛睜不開。滿臉是汗。

              一個士兵提上一罐水。齊娜貪婪地喝著。

              一只手在第49格中打上叉。

              (淡入)

              雞鳴,天漸亮,第五十天開始了。

              清晨,林間小路。

              輕煙薄霧中,四匹馬的蹄聲打破了早晨的甯靜,顯得格外清脆。四匹馬上的
            騎士分別是泰森、胡安、科羅和莫齊。而泰森和胡安的馬後分別坐著美麗的女戰
            士齊娜和齊敏,她們背對著泰森和胡安,雙手反綁在身後,而腰上另用繩子與泰
            森、胡安綁在一起。

              他們來到樹林中的一片空地。科羅和莫齊整把齊娜、齊敏從馬上扶下。姐妹
            倆雖然衣衫褴褛,卻還不是裸體。但越如此越給人以美的想象。

              四個人動手把姐妹倆用粗藤綁在樹上。

              接著他們在地上的一塊平石頭上鋪開一塊大布,莫齊從自己馬背上的行囊中
            取出酒、肉和其它食品。四個人開始盡情的吃喝。一邊不懷好意色迷迷地盯著綁
            在樹上的齊娜和齊敏。

              被綁在樹上的齊敏、齊娜看著他們。

              吃飽喝足,四個人站起來,泰森取出他大劍,運起神力,把巨石一劈兩半。

              科羅和莫齊將其中一塊搬到不遠處。兩塊平面大石頭好象兩張矩形石桌。

              他們把齊娜從樹上解下來,不顧齊娜的掙紮,將她按倒在一塊石板上,她的
            頭和腳耷在石板外面。泰森騎到她身上,壓住她的肩膀。莫齊和科羅用繩子綁住
            她的一只手腕,拉開來綁在周圍的樹上,再將她另一只手也攤開綁好。最後,將
            她雙腳也最大限度地拉開,用繩子綁在不遠的樹根上。由于石板的厚度,齊娜被
            綁成中間高起,手腳拉低的淫蕩模樣。

              接著他們又如法炮制,把齊敏也四腳攤開呈大字形地綁在另一塊石板上。

              胡安蹲在齊娜身邊,用手擰著她的臉:“小美人,今天要讓你們嘗嘗天下最
            美妙的味道。”

              泰森、胡安、科羅都大笑著除下佩戴的劍,解下身上的盔甲。泰森和胡安蹲
            在了齊娜、齊敏的跨裆前。

              泰森粗暴地用手扯去齊娜的內褲。

              齊娜欲哭無淚。

              泰森掏出家夥刺去。

              科羅用手掏出家夥朝齊娜嘴裏插去。

              另一邊,則是胡安和莫齊在蹂躏齊敏。

              樹上兩只猴子抱在一起,看著下面。

              齊娜、齊敏陷入肉體遭到強暴的快感中。

              良久,粘稠的精液噴出,泰森發出野獸般的叫聲。

              齊娜艱難的喘著氣。

              泰森搖搖晃晃地站起來,他看見胡安還在齊敏身上恣意,就走過去拍拍胡安
            的肩膀,示意胡安起來。

              胡安不解地爬起來。

              泰森撲到齊敏身上去。

              胡安大怒,把泰森從齊敏身上推開。

              倆人撕打起來。

              倆人又從地上撿起刀開始博殺。

              科羅要上前勸架,莫齊奸笑著制止了他。

              泰森、胡安繞著姐妹倆互相追逐。手腳攤開綁在地上的齊敏和齊娜成了絆腳
            物。

              泰森、胡安刀劍相擊,锵锵作響。

              齊敏和齊娜雖身經百戰,也都嚇得花容失色,不時發出驚叫。

              泰森一刀劈開胡安的肩膀,而胡安的劍也刺進了泰森的身體。

              泰森驚恐的臉:“你這頭豬,你敢殺我。”說完倒在齊敏身上,齊敏嚇得大
            叫。

              胡安也獰笑著死去。

              莫齊:“兄弟,這回這倆小妞就歸咱倆了。”

              倆人哈哈大笑。

              他們把泰森和胡安的屍體推到一邊。

              莫齊、科羅把身上的衣服脫掉,雙雙走到她倆腳前,粗暴地把她們的上衣撕
            開。她倆美麗的乳房暴露出來。

              齊娜怒喊:“滾開,你這個畜牲。”

              莫齊不理她,挺槍沖刺。

              齊娜和齊敏又陷入另一輪強奸。

              科羅抱著齊敏的頭狂吻。

              莫齊激烈的起伏身體。

              齊敏的腳在繩套中掙紮。

              齊娜的金發垂在地上,頭晃動著。

              激烈的交媾結束了。四個人都渾身大汗。

              科羅和莫齊心滿意足地各自到樹林的某個角落去睡覺了。

              齊娜和齊敏仍然四肢攤開地綁在石板上,她們也很累,卻無法脫身,閉著眼
            睛在喘息。

              突然,樹上的小鳥飛走了,小猴子也吱吱叫著逃竄。

              兩只巨大的黑影在移動,這是兩只大熊。

              科羅在熟睡。他感到有熱氣吹到臉上,一睜開眼嚇得叫起來,但大熊已用它
            巨大的爪子拍了下去,科羅腦漿崩出。

              莫齊驚醒,爬起身來逃跑,一頭撞到另一只大熊身上,他用力捏住大熊的爪
            子。

              齊娜、齊敏見是自己伺養的大熊,十分高興,高喊著什麽,大概在給熊下命
            令吧。

              莫齊與大熊正僵持著,另一頭熊趕到,從後面撲倒莫齊。

              莫齊只見大熊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咬斷了自己的喉嚨。

              齊娜、齊敏高興極了。大熊咬斷了綁住她們的繩子。

              齊娜、齊敏自由了。

              草地上,齊娜、齊敏與兩只大熊抱在一起翻滾。

              樹上的小鳥、小猴子驚奇地看著她們。

              齊娜、齊敏騎在大熊身上,消失在森林中。

              (畫外音)齊娜和齊敏後來各自找到了自己的白馬王子。

              齊娜坐在秋千上,一個英俊的小夥子在推。齊敏躺在不遠的草地上,另一個
            小夥子坐在她身邊,含情脈脈地看著她,說著悄悄話。

              (畫外音)可是經常也有這樣的時刻。

              齊娜正在屋內看書,兩位王子手拿繩子,帶領貼身伺衛沖進來,齊娜一見將
            書朝他們扔過去,拔腳就逃,可是旋即在門口被抓住。

              士兵們抓著齊娜手腳,將它們攤開,高舉過頭。後面跟著開心的王子。

              到一間有幾根柱子的大廳,士兵們放下齊娜,兩位王子一人拉著她的一只手,
            拖到一根柱子旁,將她雙手繞過柱子綁了起來。

              兩位王子又將齊娜的雙腳也繞過柱子,向上折起捆綁好。

              他們又拿起毛巾,齊娜拼命搖頭,可最終毛巾塞入齊娜的口中。

              齊娜氣的眼淚汪汪,好不可憐。

              兩位王子又去找齊敏,看見齊敏正在林間散步,就追過去。齊敏大笑著逃跑,
            一個王子在後面追,另一個王子從側面抄上去。齊敏看見兩人追來,就從地上抄
            起一根棍子毫無章法地掄打,兩位王子抱頭鼠竄。齊敏得意地追過去。

              一條走廊,兩個士兵躲在門後,地上放著絆腳繩。兩位王子跑過,齊敏追來,
            絆腳繩拉起,齊敏被絆倒在地,手中的棍子也扔出去老遠。一位王子立即回來,
            一把將她摁住,把她的兩只胳膊反擰到身後。齊敏掙紮不脫。另一位王子也趕到,
            他手裏拿著繩子,兩人將她反綁起來,堵上嘴。接著拿起一個大黑口袋從頭罩下
            去,兩人齊心合力在黑口袋外用繩子纏了一圈又一圈,把齊敏綁了個結實,再把
            口袋口紮緊。齊敏在口袋裏扭動,掙紮,嘴裏不知喊些什麽。

              兩人擡著在口袋裏亂踢亂動的齊敏,進入大廳。

              綁在柱子上的齊娜驚奇地看著兩位王子抗著個大口袋進來,放在地上,打開
            口袋,將雙手反綁,口中堵得嚴嚴實實的齊敏倒出來。

              齊敏雙腳亂踢,大廳的柱子上,齊娜正在繩索中掙紮。

              兩位王子將齊敏綁成四馬倒躜踢狀,齊敏嘴裏“哼”著,感受著緊縛的快感。

              兩位王子用滑輪上的鈎子鈎住齊敏手腳上的繩子。

              一位王子拉動滑輪的鏈條。

              齊敏努力掙紮,但還是一點點被吊高。

              兩位王子欣賞著自己心愛的人,而齊敏和齊娜的眼中也閃現愛的渴求。

              兩位王子沖向自己的愛人。

              一位王子摸綁在柱子上的齊敏的乳房,一邊狂吻她,兩人的舌頭互相伸入對
            方口中。

              另一位王子則在伺候齊娜,抱著吊在空中齊敏的頭,兩人深情地接吻。

              齊娜和齊敏都沈浸在被捆綁虐待的快感中。不斷聽見她們消魂的叫聲。

              長久…………長久…………

              一團繩子由遠及近,繩子打開,出現兩個字:

色综合图区网友自拍